广东省梅州兴宁石马镇李塘村一女子等了43年 终于与亲人团聚

投资中国 时间:2019-04-03 15:39


  “我的亲叔叔……”3月29日,梅州兴宁石马镇李塘村,天空微微飘着细雨,高小凤在子女的搀扶下见到了阔别43年的叔叔,情绪激动的她,与叔叔跪地相拥。

  1976年腊月的一天,年仅9岁的高小凤和母亲、姐姐被拐卖到浙江丽水,从此与亲人两地相隔。

  找到回家的路,带着子女重回出生的地方,站在老屋的残垣断壁前,高小凤回想起小时的点滴。“小时候家里穷,爸爸非常疼我们,每次我们姐弟抢饭吃的时候,爸爸都微笑看着我们说,‘看着你们吃饭,爸爸就高兴’。”虽然多年的异乡生活让她改了乡音,甚至忘记了父亲的容貌,但她一直没有放弃回家寻亲的想法。

  离乡43年 记忆里是温暖故乡

  3月29日下午2时许,下了一上午的雨渐渐小了起来,群山包围的石马镇李塘村微风轻拂,天气微凉。一座残垣断壁的老屋前,聚集了许多乡亲,他们相互回顾着43年前住在老屋里的一家人的点点滴滴。

  2时30分,白色的小车缓缓停在路边,车门打开时,高小凤环顾四周,已经泛红的眼睛再次止不住留下眼泪。“被拐卖43年,终于回家了。”

  在宝贝回家网志愿者的搀扶下,高小凤走到了老屋前,看到等候已久的叔叔,高小凤瞬时跪在了地下,叔叔上前拥抱着她,高小凤在叔叔耳边喊着:“我的亲叔叔,我的亲叔叔……”见到这样的场景,现场的乡亲和志愿者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  虽然老屋仅剩墙体支撑着,但高小凤依旧记得老屋原来的样貌,她指着大门旁已倒塌的房屋说,这里是炉灶,小时候最喜欢跑进厨房偷吃。“那边是我和姐姐的房间,这里是父母的。原本的七口之家就剩我了。”就连屋前的池塘她也记得一清二楚,她记得与姐弟在池塘玩耍的情景。

  记忆里的故乡依旧温暖,但9岁那年发生的事是心坎上一道永远抹不掉的伤痕。

  年底,村里人欢欢喜喜准备过新年时,高汉飞却在到处寻找妻女。高小凤的叔叔高汉崇回忆,那年腊月26日,哥哥高汉飞跑到他的家里与他说妻子不见了,于是他们回到了妻子娘家寻找却也不见踪影。“没想到就再也没找到了。”

  两天后,因为用火不慎,高汉飞在自家被火烧着而离世。此时他的妻女正在火车上,被人贩子严加看管,寸步难行。“我那时候年龄小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高小凤说,他们在火车上呆了三四天才到浙江丽水。“刚下车时,我知道我离开了我的家,我拼命哭,我想回家,我想爸爸,我想弟弟了。”

  身处异乡 时刻心系家乡

  张进肽(高小凤的母亲)母女被以900元的价格卖到浙江丽水市一位略有残疾的人家中。

  为了断绝张进肽母女与广东家人的一切来往,收买他们的人为他们重新取了名字,因为来自广东,他们给高小凤取名柳广兰。12岁的姐姐高小燕被带到邻村另一户残疾人家当童养媳。

  与母亲在一起的高小凤,因为受到母亲的庇佑,并未遭受苛刻的对待。

  母亲多次尝试逃跑,但都被村子里的人抓回来。握着刚见到的亲人的手,高小凤边擦泪边回想往事。

  高汉崇说,张进肽母女走失时,村里报了警,警察逮捕了其中一位人贩,并获知张进肽母女被拐卖的地址。但当警方到达村庄时,村里的人集体否认村子里有从广东拐卖而来的人。

  高小凤成年以后,母亲不时走失,她与丈夫四处寻找。“她总是说,要回家乡,要回广东石马公社。”1990年的一天,当母亲再次走失时,便再也不曾找回来了,至今下落未明。

  未曾上过学的高小凤,曾托村里识字的人写过三封信寄回家。她知道她的故乡是广东石马公社,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村,她知道父亲叫高汉飞,弟弟叫高大海。“我经常在睡梦中想起儿时和爸爸在一起的场景,我大声呼唤着爸爸,想记起他的样貌,但只能在梦醒的一刻痛哭失声。”

  等待儿女渐渐长大,生活、工作都稳定了之后,她重燃寻找亲人的想法。儿子小清根据“石马公社”的线索,搜索到兴宁市石马镇,并在网上将石马镇各村庄的图片给高小凤看,终于在多次核对后,找到与印象中家乡面貌相似的村庄。

  女儿小清将信息发在宝贝回家网上,在志愿者的帮助下,发帖不到24小时,找到了高小凤疑似亲人,并获得联系方式。

  思念故土 希望常回家看看

  由于高小凤现存亲属中,没有人符合做DNA配对寻亲的条件,志愿者只能通过高小凤幼年的回忆,仔细地进行比对核实,确定高汉崇就是高小凤的亲叔叔。“我第一时间联系了叔公,并问出妈妈最想知道的问题,爷爷和叔叔还在不在。”高小凤得知父亲和弟弟都已离世,泣不成声。

  浙江丽水到梅州兴宁约800公里路程,地理的距离车程只需1天左右,而高小凤回家的“路”却走了43年。2019年3月28日晚,高小凤母女从丽水坐高铁到温州,接上在温州工作的儿子后,三人一同乘飞机来到深圳,而后于29日坐上前来接机的堂弟的车赶回家乡。

  一路上,高小凤的眼泪就未曾断过。“妈妈总是回想起家乡的事,回想起被拐卖的经历,眼泪就要流下来,特别是今年,她特别想家,我们也希望能完成她的一个心愿,带着她回家看看。”高小凤的女儿小美说,这么多年来,母亲时常以泪洗面,被拐卖的经历在母亲的心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

  回到家乡的高小凤不忘感谢志愿者。“谢谢我的儿女,谢谢志愿者,谢谢你们。”已痛哭到无力的高小凤,一路由志愿者和家人搀扶着。村里来看望她的乡亲不断安慰她:“不哭了,回家就好。”

  山还是那山,故土依旧是那故土。高小凤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村庄,感慨万分。“我完成妈妈的心愿回到了家。”高小凤说,找到家后,她要时常回来看看。“这是我的家,是我出生的地方,我以后要带着子孙多回来看看。”

  见证了高小凤回家全程的志愿者小平说,他很高兴因为他们的努力,让高小凤回到阔别已久的家,让她找回自己的“根”。“还有许许多多被拐卖的孩子,期待回到家,也有许许多多的人在等待着失散的亲人回家。”